唯看中文 > 其他小说 > 雪落关山 > 第1353章 四等家丁
    雪落关山正文第1353章四等家丁于夫人一口啐在了潘胜安的脸上,说道:“你还叫我松绑,我要活剐了你!”

    于夫人又把匕首递到了潘胜安的面前。

    潘胜安不仅没有害怕,还涎皮赖脸地笑着,说道:“小心肝,你要是活剐了,这世上可就再没有小胜安了。”

    于夫人很是纠结,咬着牙,扔掉了匕首,抡着巴掌,一左一右,给了潘胜安两记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潘胜安倒吸一口凉气,随即又露出微笑,说道:“挨了小心肝的耳光,真舒坦。”

    于夫人一脸愤怒,举起巴掌,还要再打潘胜安,可是,手掌在空中停了半天,最终还是没有打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混蛋!”于夫人骂了一句,转过身去,委屈地哭着。

    潘胜安说道:“小心肝,别哭了,你这么一哭,哭得我心都碎了。”

    于夫人回身怒视潘胜安,说道:“你还在这花言巧语,我现在就要割了你的舌头!”

    于夫人捡起了匕首。

    “小心肝,要是割了我的舌头,能让你高兴的话,你就割吧,”潘胜安伸出了舌头。

    于夫人纠结了半天,恨恨地叫了一声,扔掉了匕首,她实在是下不去狠手,割掉潘胜安的舌头。

    潘胜安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。”

    于夫人抹了抹眼泪,说道:“我爱你,可你是怎么回报我的?”

    潘胜安说道:“我当然也爱你,你要是不相信,就拿匕首把我的胸膛划开,取出我的心看一看,里面满满的,全是对你的爱。”

    于夫人说道:“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,你那么爱我,为什么要躲到我女儿的房里去?!”

    潘胜安看着屋外,向于夫人使了一个眼色,示意于夫人小点声,别让外面的武状元和家丁们听到。

    于夫人收敛了声音,说道:“回答我,你和我女儿之间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潘胜安万般无奈似的,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件事还要从一年前说起,有一天,我刚刚和你见完面,想要翻墙离开于府,没想到被莺莺和小翠发现了。莺莺把我当做了贼,想要捉我去见官,我央求她不要报官,她盯着我看了很久,突然开口,说要和我、和我......”

    于夫人吃了女儿的醋,怒气冲冲,说道:“她要你你就答应她,你不会拒绝吗?”

    潘胜安愁眉苦脸,说道:“我要是不答应莺莺,莺莺就要报官,报官的话,我们俩以后还怎么见面?”

    “这个浪蹄子!”于夫人咬牙切齿,恨上了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于夫人又问潘胜安,“你要是真心喜欢我,来到府上,为什么不找我?”

    潘胜安说道:“小心肝,你和那个老东西住在一间房里,你又是这于府里的女主人,我去找你,树大招风。万一被老东西发现了,我是死是活无所谓,拖累了你,我一辈子心里也不得安生呀。”

    “花言巧语,就知道哄人,”于夫人娇嗔地在潘胜安的额头上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潘胜安笑道:“小心肝,你快

    放了我吧,我这胳膊都要勒断了。”

    于夫人一脸正色,说道:“不行,我可是当众说过,捉住了淫贼潘胜安,要把他剁碎了喂狗。”

    潘胜安咧了一下嘴,说道:“小心肝,你不是真的要剁碎了我吧?”

    “我要把你剁碎了,吃进肚子里,”于夫人和潘胜安开始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于夫人打开了小黑屋的屋门,板着脸,说道:“武状元,拿把刀,再拿个麻袋,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”武状元握着一把牛耳尖刀,提着一个大麻袋,进了小黑屋,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于夫人吩咐武状元,“把他放了,再弄一袋子碎肉过来。”

    于夫人、武状元、潘胜安他们三个人合伙演了一场戏,潘胜安惨叫了几声,装作被人活剐了,接着,武状元弄来了一堆碎猪肉,悄悄地运进了黑屋子,装到了麻袋里。

    武状元拖着麻袋走了出来,家丁、丫鬟们看见麻袋里渗出了鲜血,一个个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一个家丁凑到武状元身边,问道:“总管,那个潘胜安真的被活剐了?”

    武状元说道:“那当然了,夫人吩咐活剐了他,还能饶了他?”

    家丁不寒而栗,闭着嘴巴,连口大气都不敢喘了。

    于夫人、武状元对外宣称,潘胜安已经被活剐了,于莺莺听到了这个消息,当场昏死过去。潘胜安躲在小黑屋里,到了晚上,夜深人静,武状元前来接他,把他接到了一间库房里。

    这库房的钥匙在于夫人的手里,没有于夫人的同意,任何人都不能到这里来,这里成了潘胜安藏身的绝佳之地,一有空闲时间,于夫人就到这里来,与潘胜安私会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石正峰、桑海他们布下了铁桶阵,在于府外面守了三天三夜,连潘胜安的影子都没有见到,众人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石正峰说道:“我想办法混进于府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柳如云说道:“你上次混进去被人发现了,这次他们一定会加强戒备,万一你被他们捉住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石正峰看着柳如云,笑道:“呦,你这小丫头现在开始关心我了?”

    柳如云杏目圆睁,柳眉倒竖,叫道:“谁关心你了,我是怕你被捉了,连累我们沙陀商会!”

    柳如云气呼呼的,一张小脸都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石正峰笑道:“不和你开玩笑了,说正经的,上次我是偷偷地溜进去,这次我要光明正大地走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正大地走进去?”桑海在旁边皱了一下眉头,问道。

    石正峰说道:“我请乞儿帮的弟兄们帮忙,让我混进去。桑哥,如云,你们就在外面等着我的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洛阳城里的贩夫走卒,乃至整个下九流行当中,到处都有乞儿帮的弟子。于府里的几个家丁也是乞儿帮的弟子,他们接到了长老的命令,要把石正峰弄进于府里去。正好,于府缺了一个家丁,于是,石正峰就以家丁的身份,jinru了于府。

    于府里的家丁也是分为三六九等的,第一等的家丁是老爷、夫人、小姐身边的使唤家丁,他们靠近主子,近水楼台先得月,自然得宠。

    第二等的家丁叫做家生子,这个家丁的父母,乃至祖父母,祖祖辈辈都在于家当仆役,世代受到于家的恩惠。

    第三等的家丁是半路投入于府门下的,在于府干了很多年工作,也算是得到了老爷夫人的信任。

    这三等家丁,石正峰都不是,他是最末一等的,刚刚jinru于府的大门,甚至连于府养的大狼狗都不如。

    石正峰拿着乞儿帮弟子给他的书信,找到一个叫于二的家丁报到,这个于二是个家生子,属于二等家丁,虽然位份不高,但是,在石正峰这么一个末等家丁面前作威作福,还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于二拿着书信看了一眼,他不认字,只认得书信上的印章。

    确认印章无误之后,于二收起了书信,扬着头,学着老爷的模样,一脸的傲慢,打量着石正峰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,多大岁数了,家里都有什么人,为什么要到于府当差?”

    石正峰不卑不亢,说道:“我叫正峰,二十二岁,杞国人,家里遭了灾,没什么人,就我一个光棍,到于府来当差,就为了混口饱饭吃。”

    于二背着手,牛气哄哄的,绕着石正峰转了两圈,打量着石正峰,说道:“身子蛮结实的嘛,走,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于二带着石正峰向前走去,石正峰一边走着,一边东张西望,搜寻潘胜安的踪影。

    于二回身一看,皱起了眉头,停下脚步,厉声叫道:“干什么呢?!”

    石正峰愣了一下,装出憨傻的模样,说道:“没什么,我第一次到这种大宅院,好奇,就随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看看?你以为你是谁呀?!”于二面目狰狞,开始训斥石正峰,“这里是于府,是西周区第一执政官大人的府邸,不是你们农村的篱笆院,抻个脖子想怎么看就怎么看!”

    石正峰张着嘴巴,想要解释几句。

    于二抬起一根手指,差点戳到了石正峰的眼睛上,叫道:“怎么,你不服气呀?我告诉你,以后我说话,你给我站直了,态度端正了,老老实实地听着。这于府里讲的是规矩,不懂规矩我教你。敢顶一句嘴,我打折你的狗腿,撵出去!”

    石正峰不愿和于二一般见识,嬉笑着说道:“对对对,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于二瞪起了眼睛,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笑什么,给我收回去!”

    石正峰面带微笑,盯着于二,目光中带着利刃一般的寒芒,说道:“我这个人就喜欢笑。”

    于二被石正峰的目光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,指着石正峰,说道:“你还敢顶嘴!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有人叫道:“于二,你在那叽叽喳喳的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于二回身看了一眼,立刻满脸堆笑,说道:“呦,武爷,您怎么在这?这有一个新来的家丁,不懂规矩,我教育教育他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武状元有些不耐烦了,说道:“要教育他以后再说,先让他过来干活儿。”

    https:

    请记住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