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看中文 > 网游小说 > 恐怖片场 > 第101娃3章 兔子娃娃
    “花花不会怪你的。”鹰眼回到自己的位置,他并没有将笔记本从口袋中拿出,而是静静地坐着,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身前。

    沙发后墙壁上的白色挂钟发出嘀嗒嘀嗒地转动声,张明深吸一口气,吸气的声音甚至大到将指针转动的声音给掩盖,下一秒,张明从沙发上站起,他没有看鹰眼,而是直接向后方的洗浴室走去,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撞到茶几的脚,差点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去趟厕所。”张明丢下这句话,随后,“啪”的一声,门被关上。

    鹰眼转过头,看着洗浴室方向,门内,传出熟悉的水流声,然后是擤鼻涕的声音。

    现实世界……遭遇到灵异事件的人与电影世界的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鹰眼心想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张明重新坐回沙发上,他将两瓶矿泉水放在茶几上,“不好意思,我刚才有点激动。”张明用右手衣袖擦了擦鼻子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可以继续吗?”鹰眼关切的问,此时,他没有将笔记本拿出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张明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那,将兔子娃娃带回家中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鹰眼问出问题,同时将笔记本从口袋中拿出,不仅如此,他还将放在自己这边的抽纸盒向张明那边推了一点,“比较特殊一点的事情。”他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张明右手伸出,拿出一张卫生纸,擦了擦自己的鼻子,“有,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从你印象最深刻的那次开始。”鹰眼帮张明选了一个回忆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我想想。”张明将用完的卫生纸放在茶几上,然后他仰着头,陷入回忆当中,“兔子娃娃买回来的第三天,哦,第一天和第二天都没什么事发生,花花一直抱着兔子娃娃,只有吃饭的时候我和我妻子认为实在不合适,才强硬地要她放下娃娃吃饭。”

    鹰眼迅速在笔记本上记下几个关键信息,时间、重要事件等等。

    “第三天的晚上,我在卧室里面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,像是喊杀声,但是我听不懂说的话,只是凭语气判断,对了,花花和我们分开睡。”张明说到这里喝了口水,然后继续往下说: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没有在意,以为在做梦,所以继续睡觉,可是后面喊杀声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恐怖,我不得不起床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妻子没有听到吗?”鹰眼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她睡得比较死,应该没有听到,或者,其实听到了,但是以为是做梦。”张明解释。

    鹰眼点头,然后右手伸出,掌心向上,示意张明继续。

    “我离开卧室,寻着声音的找去,很快,我来到了花花的房间,因为担心会发生意外听不到她的喊声,所以我卧室的门和花花卧室的门都没有关。我站在门口,清晰的听到房间内响着既恐怖又凄惨的喊杀声,可是却看不到声音的来源,并且,我当时很奇怪,如此吵闹的声音,花花怎么还熟睡?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以为我精神出现了问题,于是我走了进去,开始寻找起兔子娃娃,你可能想问我为什么要寻找兔子娃娃,原因很简单,因为本来兔子娃娃就是我心头放不下的事情,而且近段时间来,家里也多出来的能够引起注意的东西也就只有买回来的兔子娃娃。”

    “花花很喜欢兔子娃娃,所以肯定放在枕头边上,可是当我却没有找到,兔子娃娃好像消失了一样,非常诡异,这个娃娃难道会动?我非常怀疑,当时我想到了一些恐怖电影,里面吓人的东西也娃娃,我非常害怕,但是为了花花,我没有马上离开房间,而是继续搜寻起来,当时我还是不相信有鬼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有鬼,那么那些贪官奸臣为什么一直活着呢?坚信这一点的我开始思考娃娃消失的原因,我想,会不会是花花翻身的时候将娃娃打在了地上?这一可能性很大,于是我绕了一圈,来到床的另一侧,在地上,我看见了兔子娃娃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张明自嘲地笑了笑,“呵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小太发来的邮件上的内容和张明自己说的内容非常吻合,再加上其余的细节部分都能够对应,应该不是张明精神有问题,也许他精神的确有问题,但遭遇灵异事件也是真实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鹰眼心想,在笔记本上写了个‘正’字。

    “匡世寒,你现在肯定在想是我精神太紧张,所以才会听到奇怪的声音。”张明的身子向前靠了一点,他一双因熬夜而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盯着鹰眼的面庞,好像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不寻常的表情,例如嘲笑、例如讽刺。

    “这是灵异事件。”鹰眼直接回看了过去。张明强撑出来的气势与他相比,犹如烛火与太阳,根本不在一个层级,“无论你的精神有没有问题,这都是灵异事件。你要做的事情不是攻击他人,也不是证明自己,仅仅只是将曾经发生的事情不添油加醋的说清楚,究竟是什么问题,我会判断。”鹰眼平静的声音让张明的神态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很有经验。”张明眼神微变。

    “不多。”鹰眼打了个马虎眼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兔子娃娃之后,心中松了口气,以为是自己太紧张导致出现幻听,毕竟那几天我都在担心兔子娃娃的问题,这种紧张感有可能让我对任何声音疑神疑鬼,然后将其联系到兔子娃娃身上,又或许只是我当晚看了战争题材的电影,所以联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是!”张明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“我将兔子娃娃捡起,准备放在一旁的小方桌上,但是当我转头的时候,竟然看见窗户上有模糊的人影,而且人影越来越清晰,当时我愣住了,呆呆地站在原地。窗户上的人影越来越多,好像是土著和白人在互相斗殴,刚开始还只是拳脚相向,后来逐渐演变成了长矛和老式手枪。”

    “鲜血洒在窗户上,到处都是,如果不是我还能看见窗外的景象,我差点以为外面正在打仗。”张明的声音越来越激动,“后来,白人死光了,剩下的土著开始收拾尸体,没死的或者还差一口气走的,都补上一刀,等将所有的尸体都确认之后,土著忽然转过头来,他们头发散乱,蓬头垢面,甚至连牙齿上都满是血迹,他们好像发现我了,开始对我笑,那笑容让我感觉毛骨悚然,我从没有见过那么恐怖的笑容,他们好像……好像要将我活活生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跑不了,我还愣在原地,突然,一个人叫了我的名字,将我从那种诡异的状态中拉了回来,我回过头,发现是我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她说了刚才自己看见的事情,可是她的眼神很奇怪,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,连一点都不相信,只是叫我快睡。我留了个心眼,将兔子娃娃放在客厅里面,没有再放在花花的房间中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天我天还没亮就早早起床,就是为了检查兔子娃娃,结果让我很意外,兔子娃娃没有在客厅,于是我四处寻找,最后在花花的枕头边找到了兔子娃娃,因为我寻找的时候没有注意声响,所以被我的声音吵醒,自那天以后,我妻子看我的眼神就怪怪的,估计她在担心我对自己的女儿图谋不轨,真是可笑!”张明脸上露出了无所谓的笑容,但是笑着笑着就变成了苦笑。

    “花花有没有什么变化?”鹰眼沉声问,语气像心理咨询师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张明摇头,“她什么都不知道,昨晚睡得很香。”

    “请继续。”鹰眼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,“不瞒你说,张明先生,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一些疑惑,毕竟你的精神状态可能会让我产生一点误会,但是你刚才说的话已经将我的最后一点怀疑给排除,作为你告诉我消息的回报,我会在你说完之后告诉你一些关于诅咒娃娃的事情,你绝对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鹰眼后面的话仿佛为张明打上了一针强心剂,让张明整个人都精神起来。

    张明眼角微颤,一时之间手舞足蹈,他嘴唇微张,想要说些什么,但迟迟吐不出一个字,最后只得说声,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继续吧。”鹰眼点头。

    “后面两天都过得很平静,花花依旧疼爱着兔子娃娃,我也再没有半夜被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惊醒,当时我真的以为是自己精神有问题,但是第五天的夜晚,一切都开始变得不寻常起来,当时的恐怖景象再一次出现,只是这次不是在窗户上,而是在墙壁上,那些鬼影,那些血腥恐怖的画面,仿佛变成了现实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醒妻子,想让妻子也看一看,更是为了证明我不是精神病,可是妻子什么都没有听到,什么都没有看见,她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奇怪,而且语气也越来越不耐烦,我感到非常困惑,难道……真的是我精神有问题?还是说,兔子娃娃只是想害我一个人?”张明伸手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,“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……”他放下矿泉水的时候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第六天我没有精神,当时我的脑子里面全部都是昨晚的画面,那些土著好像将我视为了仇人,想要将我扒皮抽筋,我非常不理解,于是我开车前往当初买兔子娃娃的玩具店,也许那里可以找到一点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到店主,询问兔子娃娃的事情,我想知道兔子娃娃是从哪里来的,又或是谁卖给他的。店主记得我的样子,毕竟那天花花的哭闹的确让店主非常费神,店主对我说,他也不知道那个兔子娃娃是什么地方来的,好像突然就出现在了货仓里面,本来是打算丢掉的,但是他感觉这个兔子娃娃卖相还可以,而且仿佛有一种独特的魅力,就留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店主的解释,我感到更加惊恐,我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告诉了店主,没想到店主听完之后直接将我赶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到家中,想要将兔子娃娃扔掉,可能当时我的表情有点夸张,吓到了花花,她开始哭闹起来,我妻子连忙制止了我,但是或许是因为我对兔子娃娃的执着打动了她,又或许是她认为扔掉兔子娃娃能让我恢复正常,所以也站在了我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一百个娃娃为代价,成功将花花不离手的兔子娃娃换到手,然后,我连饭都顾不上吃开车将兔子娃娃丢到十几里远的垃圾桶里面。当时我的心情,可能是近些年来最开心的一次,我认为一切都将回归正轨,毕竟,只是个娃娃而已,但是我错了,大错特错!”

    “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兔子娃娃竟然在我回家的时候,又出现在了花花手上,而且花花说她是在床边找到的,这绝对不可能,除非我的精神出了问题,没错,当时我也开始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精神有问题,但我还是打算先将兔子娃娃给扔掉,这一次,我不再一个人行动,我让我妻子看着我将兔子娃娃带走,而且还让她用手机拍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心是冷的,几乎感受不到温度,我从来没有想过,一个娃娃会这么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天色渐晚,我将兔子娃娃丢到了另外一个地方,距离家里近一些,但是依然足够远的地方,走之前,我确认了两遍兔子娃娃是不是在垃圾桶里面,然后才开车回家。这一次,兔子娃娃没有再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夜里,我躺在床上,怎么睡也睡不着,忽然,我看见床底有什么东西钻了出来,我瞥了一眼,发现竟然是我之前看见的土著,丑陋的相貌、稀疏的头发、黝黑的皮肤以及发黄的牙齿,身上有着廉价的贝壳等装饰物,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长刀,我被吓住了,马上屏住呼吸。”

    “土著仿佛察觉到了我的存在,我连忙闭上双眼,随后我感觉一股恶臭逐渐靠近,我没敢憋气,装作熟睡的样子。恶臭逐渐远去,土著的脚步声传入耳中,我意识到土著正在向客厅走去,而且很有可能打算前往花花所在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睁开眼,什么都没有看到,于是我慢慢掀开被子,并且将我的妻子叫醒,她眼神充满疑惑,我没有时间向他解释,只能让她小心,注意一点,接着,我轻手轻脚向花花的房间走去。我不能让他伤害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当我站在花花房间门口的时候,我愣住了,因为没有什么土著,于是我找遍了整个屋子,连危险都顾不上,可是,还是没有找到我看见的那个土著,反而在花花的枕头边找到我早已经扔掉的兔子娃娃,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?绝望与不安交织在一起,我感觉自己仿佛喘不过气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到床上,没有理会妻子的询问,只是让她快点睡,我也重新躺了回去,但是我越想越不安,也越不甘心,于是我打算将兔子娃娃给烧掉。就算有鬼,只要烧掉就能够除去。当时我这样想,于是我又爬起来,但是让我意外的是,我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兔子娃娃,它好像消失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里所有的地方我都翻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又吵醒了我妻子……”

    张明的声音开始发抖,脸上的表情也开始不正常,好像入魔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张明,张明。”鹰眼连喊了两声,才让张明安静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