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看中文 > 其他小说 > 大国重工 > 第八百二十九章 为面子而战
    韩南彬断然否定蒋忠的解释,其实也只是出于一种霸道的习惯。训过蒋忠之后,他开始回忆起喻世罗的确是曾向他汇报过这件事,并且说辰宇的盾构机确实有优势,而且价格便宜,可以试一试。他拿过一份报纸,看了看上面的内容,然后向喻世罗问道:“老喻,这上面说专家认为辰宇盾构机技术可靠,性能不劣于国外同类产品,你是怎么看的?”

    喻世罗讷讷地回答道:“我觉得还是有几分可信的。铁道设计院的刘总工,中铁的马总工,都是咱们行业里数一数二的人物,这些人说话,还是有些分量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不会是装备公司和辰宇公司请来的托儿?”韩南彬问。

    喻世罗说:“装备公司和辰宇公司肯定向他们打了招呼,但以我对这几位专家的了解,如果是不靠谱的事情,他们宁可拒绝出席,也不会昧着良心说话的。装备公司虽然是发改委的企业,但对于这些专家来说,也没啥权力,不可能强迫他们去站台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个辰宇公司的盾构机,的确有几把刷子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觉得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喻世罗无语了,老大,我早就说过好不好?是你没等我说完,就一口给回绝了,让我还能说啥?可是,领导说你没早说,你就是没早说,这是不容争辩的,争辩就是挑战领导的权威,你还想不想在单位上混了。喻世罗在心里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件事,的确是我没做好,我向公司做检讨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检讨还有什么用!”韩南彬冷哼了一声,心里也舒服了几分。下属就是用来背锅的,你不背锅,难道还让我这个总经理背锅吗?他又翻了翻报纸,依然用那副不满的口吻说:“你们不愿意用辰宇公司的设备,这个想法也不能说有什么不对,国产设备不可靠,这是众所周知的嘛。但你们应当把理由考虑得充分一点,而不是留出这么多的漏洞让人家去抓。这个什么额定顶力的事情,报纸上说专家认为7.5和8.1没有什么区别,实际情况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的确没有区别。”喻世罗老老实实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了!”韩南彬说,“你们怎么会找这样一个理由来搪塞对方,你们就找不出更好的理由吗?”

    喻世罗和蒋忠都低着头,不吭声,也不争辩,反正你胸大,所以你有理,我们不说话总行了吧?韩南彬等了一小会,见二人这种反应,也就明白过来了,看来他们的确是找不出更好的理由,否则也不至于出此下策。一个技术总监加一个项目经理,两个人合到一起都找不出拒绝辰宇盾构机的理由,可见辰宇的产品的确是很过硬的。当初自己没听完喻世罗的叙述,就一口回绝了,的确是有些武断了。

    虽然明白这一点,但韩南彬并不觉得自己应当低头认错。这不仅涉及到自己的面子,还涉及到自己在省领导那里的印象。如果省里的领导知道自己摆了乌龙,让几家国家级媒体点了名,这才纠正,那么自己这个总经理的形象就完全败坏了。领导会觉得自己不称职,而且给省里丢了人,这可是很要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个辰宇公司,过去没有做过盾构机吧?”韩南彬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蒋忠和喻世罗同时摇头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从这个地方入手来做文章呢?”韩南彬提示道。

    蒋忠说:“这个问题我们考虑过。我们原先招标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条款,就是设备提供商必须有过成功应用的经验。但最近国家出台了一个国产装备首台套扶持政策,要求各单位不准以没有应用经验为理由,拒绝国产首台套装备。财险公司还专门设置了一个险种,规定因为使用国产首台套设备而造成的损失,由财险公司全额赔付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?”韩南彬皱着眉头,“难道这个政策就是为这个辰宇公司准备的?”

    蒋忠再次无语,自家的领导这脑回路是怎么长的,看啥都觉得是阴谋。

    韩南彬自己也知道这个想法有些无厘头,国家支持重大装备研制,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推出这个首台套政策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他也是在行业里干了几十年的人,凭心而论,对于促进国产装备发展,他也是持赞成态度的。最起码,某种国产装备一问世,对应的进口装备价格就能够拦腰打折,这对于工程公司来说,也是一个利好。

    具体到盾构机这件事,如果他早一点知道辰宇的设备性能不亚于普迈,价格更具有优势,或许不会如此坚决地要求把辰宇排除在招标范围之外,也许会给辰宇一个机会。好吧,其实这也只是他现在的想法,更大的原因不在于设备本身如何,而在于这件事居然会给他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联系一下媒体,对这个首台套政策提出一点异议。只要媒体上有说法,我们就有周旋的余地了。”韩南彬指示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恐怕有点困难。”蒋忠说,“首台套政策是国家发改委推出的,中央几位领导最近的讲话里也谈到了这件事。要让媒体对这个政策提出异议,他们只怕是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“给钱也不行?”韩南彬问。

    蒋忠苦着脸说:“这个不好说,也许有些小报敢吧,但像中央媒体,还有省里的几家主要媒体,估计是不敢拿这个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你们搞出来这样的事情,总不能让我去给你们擦屁股吧?”韩南彬不悦地说。

    蒋忠心里羊驼狂奔,这是我们搞出来的事情吗?如果不是你坚决要用普迈的设备,我们又何苦出此下策。现在事情出来了,你让我们去解决,我们哪有这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想归这样想,蒋忠却还得拼命地想办法。他与喻世罗交换了一个眼色,然后怯怯地说:“实在不行,倒也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琢磨着,既然国内的报纸不敢提出异议,那么国外的报纸呢?”

    “国外?”韩南彬一愣,“你是什么意思,难道咱们还要到国外去请记者?”

    蒋忠说:“不用我们去请,可以让普迈去请。普迈的销售专员海因茨尔现在就在易城,他也很着急想让咱们签约。咱们去和他说说,就说上头要求我们使用国产装备,我们也扛不住。他如果想做成生意,就需要从国外给我们这边施加点压力。我和他接触过,这个德国佬挺阴的,我想他会明白我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成了卖国贼了吗?”韩南彬下意识地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蒋忠苦笑了。为了拒绝国产设备,串通外国人向中国政府施压,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,的确是会被人称为卖国贼的。但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,错只错在当初一味想用进口设备,巧立名目拒绝了国产设备。为了圆一个谎言,就不得不编造更多的谎言,最后自己就越陷越深了。这件事如果真的这样做了,自己后半辈子只怕都无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人的思想其实是很复杂的,大多数人内心都有一些爱国情结,看抗日神剧的时候,对里面的汉奸也都是极其鄙夷的。但事关自己的时候,许多人又难免都有一些崇洋媚外的心理,必要的时候也不会拒绝挟洋自重。

    韩南彬就是这样一种人,平日里与朋友聊天,说起国内一些不尽人意的事情,他也唉声叹气,其中颇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。但具体到采购设备的时候,他就是一个很坚决的崇洋派。他的理由也很充分,谁让咱们中国人的东西做得不如人家外国人好呢?

    喻世罗也是满心无奈,他知道蒋忠出的主意很缺德,但事到如今,河铁公司要考虑的是如何自保,什么国家利益、民族尊严之类的,就只能先靠边站了。他在旁边帮腔道:“韩总,这件事,装备公司那边也是做得过分了,这分明就是用民族情绪来绑架我们嘛。有什么事情,不能好好商量吗,在报纸上这样含沙射影,算个什么呢?现在我们这样做,也是被他们逼的,怪不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有他这样一开脱,韩南彬心里那点罪恶感也就消退下去了,代之以对装备公司和辰宇公司的满心愤怒。是啊,明明是一件小事,你们到我这里来说一句,我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吗?仗着你们掌握了国家喉舌,就对我说三道四,不给我活路。我只是寻求自保,也算不上什么错误吧?

    他倒是选择性地遗忘了一件事,那就是杨海帆其实是曾经上门来拜会过他的,却吃了闭门羹。如果没有报纸这件事情,杨海帆现在再次来请求拜见他,他依然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蒋忠,你和公司公关部商量一下,看看选一个什么样的口径,来反击一下这些不实报道。海因茨尔那边,你要跟他说清楚,我们国家有这样的国情,如果他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,我们就只能把订单交给辰宇公司了。”韩南彬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马上就去办!”蒋忠答应得十分坚定。